致使多次到村里寻衅滋事、强买强卖、强收“保

2019/05/13 次浏览

  1、自首的事实。“6。20”案发后,案件的当事人谢甲战、谢甲根、谢甲思因害怕李保忠团伙报复离家出走,后经其亲属刘会林劝说,谢甲根、谢甲思先后自首,21日当刘会林得知谢甲战在河南焦作时,于当晚23时许,刘会林和谢甲战的表哥张新安一同赶往焦作,并劝说谢甲战尽快自首,谢甲战当时即表示同意自首,并向刘会林等交待帮其收外欠款之事,准备交待完事情后就打110报警自首。正当谢甲战等人准备报警自首之时,抓捕谢甲战的民警也赶到现场,谢甲战主动站起来说“我就是谢甲战,我已经同意自首了。”随同民警离开现场。这一情节有二审中提供的濮阳市刑警队副支队长郝铁生、司机董贵安的证言证词相印证。

  “6。20”案发生后,李保忠的二哥李连成,身为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党代会代表、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,不仅不倾听广大群众的呼声,深刻反思自己长期以来庇护李保忠团伙的恶迹带来的后果,以及因此引起的民怨,反而恼羞成 怒、变本加厉,凭借其特殊的身份,不顾法律事实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意呼声,多次到有关政法机关干扰办案,把本来按照事实应该定性为黑恶势力的李保忠团伙,捡轻避重,硬搞成“强买强卖”行为。【附濮县公刑立字(2006)第1711号,高红江等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立案决定书】他还多次找省市有关领导,给公安、检察、审判机关施压,给政法机关的正常办案造成了极大影响。他的行为与其人大代表、党代表的身份格格不入,背道而驰,严重背离了人民的期望。我们吁请政法机关、有关人员秉公执法,不受干扰,还事实以本来面目,给人民以公道。

  2、自首的法律依据。根据我国法律的有关规定,依法准备去自首或去自首的途中应视为自首。本案中,一、刘会林已经说服谢甲战自首;二、谢甲战已明确同意自首;三、谢甲战向其亲属交待后事,是其准备自首的真实意思表示;四、当民警赶到现场时,谢甲战主动站出来,表明其身份并明确表示自己已同意自首。以上四点事实足以说明谢甲战的自首是能够构成的。

  法律应该维护强者!这些贱民统统该死,居然把强者给打死了,真是反了!建议恢复古代酿酷刑,严厉贱民!

  将庆祖镇王庄村村民王瑞高(男,2005年10月5日,并至左目失明。42岁)打昏,李保忠亲自带领2车人,

  2005年7月谢甲战向北京发货,货车行使至濮阳市火车站附近时,李保忠团伙成员高红江带领数人,将货车砸毁,打伤随车人员夏仲帅、夏长宁等。

  2006年6月20日下午,谢甲战应约去徐镇镇徐镇村三红民、井合中家中去拉货,李保忠闻讯后,带领其团伙骨干成员张义昌、袁建伟、任绪有窜到谢甲战家中,用电话命令谢甲战立即回来,否则,后果自负。谢甲战从徐镇返回,刚一下车,李保忠和随去的张义昌、袁建伟、任绪友上去就连打带骂:“那天我说了,不准私下拉货,你咋不听啊?谁叫你去拉货?你是不是活腻歪啦?你是不是想叫我把家给你抄了?”随谢甲战去拉货的司机曹建彬、雇工谢甲丰也同时遭到毒打。饱受欺压的谢甲战等人积郁在心中冤屈和愤恨终于爆发了,包括雇工谢甲北、谢甲干、夏仲帅、谢甲思、谢甲根等村民不甘欺辱,奋起反抗。群欧中,张义昌当场死亡,李保忠,袁建伟经抢救无效死亡,任绪友负伤逃跑,带领60余人打增援的高红江闻讯逃窜。

  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受李连成等人的干扰,不顾事实和法律,对谢甲战等被告人的自首情节视而不见,对被害人的重大过错视而不见,违背法律和民意,一审判处被告人谢甲战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舆论哗然,群情激动,纷纷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,甚至群体上访,为谢甲战等人鸣不平。

  2003年农历28日晚,李保忠带领其打手无端殴打庆祖镇太平村村民唐善平,(男,1956年生)将其右肋骨打断2根、左耳失聪。

  以银行为代表的“大金融”虽然从持仓市值来看的确属于外资集中持仓的一员,但若以相对比例来计算,却排名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的末尾,也就是低配比例最高的行业,外资偏好“大金融”属于一个重大误区。

  近年来,李保忠团伙,纠集一些不法之徒,无恶不作、鱼肉乡里、强取豪夺、大敛不义之财,当地百姓慑于其淫威,敢怒而不敢言,民怨沸腾。

  2005年6月中旬,李保忠指示其团伙成员高红江等十五、六人强行到濮阳县渠村乡三合村赵红业家压价收购泥鳅等杂鱼。不让其再从事收购业务,赵不从,其团伙成员将赵家的冰柜、锅碗砸烂后扬长而去。

  农村的黑势力必然与本村的领导人员有关,并为之撑腰。借用太祖一句话:资产阶级在哪里?就在某裆那里!

  2006年6月10日,李保忠及其成员高红江、张义昌、袁建伟、任绪友等通知谢甲战、谢甲新、吴文华、赵红业、张增科、李兰香等杂鱼收购户和捕捞户务必于上午10点钟以前,到濮阳市金狮麟大酒店集合。慑于其淫威大部分人员都按时到达。李保忠讲:我是(老八)全国人大代表李连成是我二哥“今天把你们叫来只说一件事,泥鳅、鳝鱼我控制了,今后一律由我收购,泥鳅每斤价格3.8元,鳝鱼每斤价格8元。从今天开始,谁不愿意干就关门,你们就是把货烂死在家里,也不准外卖,如果发现谁不听话,私下收购,外运外卖,打死活该。”(实际市场收购价格是小泥鳅每斤5元,大泥鳅每斤9.2元,小鳝鱼每斤11.5元,大鳝鱼每斤14.5元)当有人提出价格不合理时,李保忠又说:”我不管你们过去收啥价,买啥价,我就是这个价,谁敢和我老八作对,咱们走着瞧!”

  以西辛庄村李保忠(号称“南霸天”、外号“老八”、“八哥”)为首的一股黑恶势力,盯上了谢甲战等人收购杂鱼的生意。李保忠弟兄 8个,其排行第八,家族势力强大,其二哥李连成是本村的支部书记,是濮阳市乃至河南省树立的典型,头上光环颇多,家族势力强大。由于李连成的庇护,李保忠经常组织社会上有前科、或负案在逃等闲杂人员张文昌、袁建伟、任绪友等人,以收保护费为由,不断对杂鱼捕捞户、收购户的业务往来横加干扰、肆意滋事、欺行霸市、强买强卖,动辄殴打他人,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生产、生活和社会经济秩序。

  本案的谢甲战等被告人,不甘欺辱,奋起反抗,虽然构成犯罪,但事出有因,被害人确实存在重大过错。然而,此案一审明显量刑畸重,二审法院又不顾谢甲战自首的事实,仍然维持原判,这种有违法律和民意的现象,理当引起有关领导和司法部门的注意和质疑。

  民众拥有自卫权.民众应自卫而导致侵犯者死亡的,应该属于防卫过当,从轻处罚.

  李保忠团伙多次到杂鱼捕捞户、收购户家威胁、敲诈、强行低价收购,强买强卖,将人打伤致残的事情不胜枚举。他还委派其团伙成员驻进各捕捞户、收购户家监视,派人到各个路口拦查,谁不按他的意思行事,动辄大打出手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仅2005年,李保忠团伙就强行收取保护费20余万元,阻挠、干扰正常的生产经营,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社会经济秩序。

  “6。20”案发生后,李保忠的二哥李连成,身为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党代会代表、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,不仅不倾听广大群众的呼声,深刻反思自己长期以来庇护李保忠团伙的恶迹带来的后果,以及因此引起的民怨,反而恼羞成怒、变本加厉,凭借其特殊的身份,不顾法律事实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意呼声,多次到有关政法机关干扰办案,把本来按照事实应该定性为黑恶势力的李保忠团伙,捡轻避重,硬搞成“强买强卖”行为。【附濮县公刑立字(2006)第1711号,高红江等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立案决定书】他还多次找省市有关领导,给公安、检察、审判机关施压,给政法机关的正常办案造成了极大影响。他的行为与其人大代表、党代表的身份格格不入,背道而驰,严重背离了人民的期望。我们吁请政法机关、有关人员秉公执法,不受干扰,还事实以本来面目,给人民以公道。

  濮阳县沿黄各乡镇有着良好的生产泥鳅、鳝鱼、杂鱼的天然资源。1993年以来,本案被告人之一谢甲战等人以收购泥鳅、鳝鱼等杂鱼为生,成为当地的杂鱼收购专业户。谢甲战为人忠厚老实、诚实信用、交易公平,周边县、乡镇的杂鱼捕捞户都与其建立了良好的业务关系。

  2006年6月20日,濮阳县庆祖镇前郑寨村发生一起群体打斗致4人死伤案件。这是一起号称濮阳“南霸天”的黑恶势力,长期欺压百姓、鱼肉乡里、欺行霸市、强取豪夺、肆意滋事直接造成的恶性案件。前郑寨村村民不甘欺辱,奋起反抗,致使多次到村里寻衅滋事、强买强卖、强收“保护费”,以李保忠为首的濮阳“南霸天”团伙4人死伤。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,当地百姓闻讯无不拍手称快,奔走相告:“苍天有眼,前郑寨村为民除害,李老八(李保忠)罪有应得”! 庆祖镇 17个村委会1080户村民联名给有关部门写信保谢甲战等人,揭发李保忠团伙的累累罪行,盛赞谢甲战等人为民除害的义举。濮阳中院一审判处被告人谢甲战等人死刑。量刑畸重,有违法律和民意。二审法院虽然认定了被害人的过错,但面对被告人谢甲战及其辩护人提供的新的证据,拒绝认定谢甲战的自首情节,仍然维持了一审法院的错误判决。在此,我们庆祖镇 17个村委会以及1080户村民联合署名,为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谢甲战请命。

标签:

欢迎扫描关注谭晴芳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谭晴芳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